沈阳汽车网

当前的位置是:主页 >> 内饰

云商凰朝第一百二十五章宫中出事节能

时间:2020-10-19 来源网站:沈阳汽车网

云商凰朝 第一百二十五章 宫中出事

这个清晨注定不会是一个安静的清晨,前有宫里御膳房一角失火,这场火看上去有些凶险。宫中的视线都被转移到了那御膳房里,太医院里也一片忙碌,救治被大火烧伤的御厨。

一个寒冬过去,天气异常寒冷,加上冬春交替宫中不少人都感染了风寒。这太医院在正月初八这一天就没有闲下来,那年轻的太医王允一早上已经诊治了十几名病人,开处方、抓药忙的满头大汗。

所有的一切都是在皇帝离开皇宫之后发生的,还有更令人发指的事情,有军士竟然在宫廷中侮辱宫女。这令宫中人心惶惶,闹得皇宫鸡犬不宁,禁军整装在宫中捉人杀人。这一天不知道是怎么了,整座皇宫像疯了一般,六王爷齐云似乎也被俗事缠着脱不开身。

自从秀儿被送到王府,那王府就没有个安宁,弄得王府上下欢腾。府中的人倒是很喜欢这个古灵精怪的女子,可是齐云却头疼得紧,这个人好像就是上天派来收拾他的。想要发火的时候,她总能找出让你笑的理由来,随后所有的一切便不了了之。

这个女孩子是幸运的,或许爱笑的人天生自带好运吧,她才会那么运气好的被安排给这个男人。

“王爷,宫中出事了!”王府里,有宫人来报,这是皇帝身边的人。

齐云甩甩袖子,看着来人,将自己的折扇握在手心道:“什么事情?”

“大王一早离宫了,离宫后宫中乱了,有人在皇宫奸淫掳掠。”听到这话,齐云的眉头紧紧的抽起,他没有说话拿着折扇冲出了王府。秀儿提着裙摆追了上去,这个秀儿会功夫,还不弱。

牵过两匹马来,一匹交给了秀儿,自己骑上了那匹纯黑色的健硕的马儿。

这匹纯黑的马儿叫“追风”是一匹野马,自己在雪山上驯服的,之后一直带在身边。它的整个匹马都闪着乌金色的光泽,特别是在阳光的照射下,更是黑的如梦如幻。两人骑着马向皇宫奔去,六王爷知道一定是出事了,这些事情一定是有人故意为之的。

宫里一片混乱,也不知道那冷宫的人都怎么了,像是无人看管一样。那个疯女人叫什么来着,一直不知道她的名字,姑且叫她“贤妃”吧。可是这个女人一点也不贤,她本来就是要死的人,怎样称呼都无所谓了。

贤妃一条腿上有伤,这个疯癫的女人竟然能够在皇宫里畅通无阻的行走,的确是一件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。皇宫乱成了这样,落雪岂能不知道,琼园外到处都是厚重的脚步声。

她听着外面的脚步声,蹙起眉头问着:“外面发生了什么事?”

在屋顶的一男子,这个人叫做“乔”是与她相熟的皇帝亲卫,他站在屋顶观察着外面的情景。可是,现在皇宫里起了浓烟,遮挡了他的视线。这让他感到十分奇怪,为何宫中会这样的乱,这新年都还没过完呢。

他是一个冷酷的人,双眼非常有神,他人很瘦特别是那双手就像大鸟的爪子一样。

瘦长,锋利,且他不喜欢剪掉自己的指甲。

“御膳房失火了,浓烟四起,太医院的人也在宫中来回穿梭。”乔冷冷的说着,目光像老鹰的目光一样,他一个纵身从屋顶跳了下来。

“要喝杯热茶吗?”落雪似乎并未关心他的话,她给乔倒了一杯热茶,乔接过一饮而尽。

“我总有预感,要出事,事情会蔓延到琼园来。”乔竟然比落雪还要敏感,这宫中最近发生的一系列事情似乎都与她有关一样,作为守护她的人怎能不敏感起来。

“先生好像有些敏感,不过,我也有这样的感觉。”说完只是淡淡一笑,危险总是在身边从未离去,习惯了危险的存在也就不那么害怕了。

只是这一次,她不知道危险会来自哪里,她可能死也不会想到危险会来自那个疯女人。

乔喝完所以茶,出了一趟琼园,外面的禁军行色匆匆。

那名贤妃正往琼园赶来,今天的琼园也显得有些奇怪,婉儿和其余的宫女一早去了太医院到现在还没有回来。这几日,婉儿和身边的人也感染了风寒,一早几人就结伴去了太医院找王太医诊治去了。

落雪并未想那么多,因为据传这几天感染风寒的人实在是太多了,太医院已经有些忙不过来了。有些风寒严重的还被隔离,因为有些风寒是会靠人群传播的,这些地方齐国的太医院做的还是很好。

这时候一小群人向琼园走了过来,看上去像是巡逻的,乔立刻警觉了起来。

“琼园没事吧?”一人问着,乔并不认识这些人,所以他留了几分心眼。

“你们是属于哪个分队,琼园很好,没事情的。”乔冷冷的问着。

“我们要进去查看一番,这是规矩,因为宫里有人作乱。”为首的人说着,可是却被乔拦住了,因为琼园只能是这里的守卫可以进入。这是皇帝的命令,谁也不可以改变,包括受保护人自己。

可是那几人却很不情愿,非要进去探个究竟,两方在琼园外对峙起来。乔亮出了自己的武器,是一柄爪刺,这倒是和他的气质蛮相配的。

“给我杀,我们奉命巡查,胆敢抗命!”说完,两队人马竟然打了起来,落雪摇着头叹了一口气。

看来还是冲着琼园来了,究竟是什么人做的呢,为什么呢?她想不明白了,自己得罪了伍家人,那伍家人应该不敢在皇宫对自己动手吧?可,落雪想错了,动手的人的确是伍家的人。

这件事情被查出来自然是以后的以确保颈椎部的血液循环事情了。

两方相斗,正好让那冷宫出来的贤妃有机会进入琼园,她很聪明没有盲目的冲进去。她在一旁观察着,寻找着合适的机会,她想着要与那个贱女人同归于尽。就是自己不能活下来,能够同归于尽也好很好的,紧握着手上的瓷瓶不肯放手。

害怕一松手瓷瓶就碎了,咬咬牙,慢慢的靠近了琼园。

医药招商网
乌鲁木齐看白癜风要花多少钱
伊春白癜风诊疗医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