沈阳汽车网

当前的位置是:主页 >> 动力

一世之尊第一百二十四章鬼神真灵营养

时间:2021-01-13 来源网站:沈阳汽车网

一世之尊 第一百二十四章 鬼神真灵

王家立族先祖?神话时代的王家老祖?孟奇瞳孔微微收缩,莫名惊悚。∮,

虽然王家有意遮掩,上古之事又多涉及隐秘,被大人物们或抹消或封印在历史长河之内,他的传说常常语焉不详,但最基本的情况还是世人皆知的。

他得到洛书,悟透天道至理,创出堪比“伏皇八卦”的《算经》;他穷尽天机,立下万古不拔之基业;他至少是传说大能,甚至更强!

而这样的大神通者竟然在临死前出如此凄厉恐惧的惨叫,回荡万古,难以彻底消磨?

他在坐化前到底遇见了什么?看到了什么?

更为恐怖的是,这样的遭遇不是偶然,每一位王家先祖,只要证得了法身,坐化前都会出类似惨叫,莫非《算经》太过霸道,天道反噬已经化为诅咒,深入了这门功法之中,只要修炼,要么五十早夭,要么不得善终?

不知为什么,“不得善终”几个字始终在孟奇脑海内徘徊,猩红狰狞。

他心底疑惑惊悚等情绪宛若水泡,咕噜泛起,不断涌现,下意识想要追问,但想到事关王氏隐秘,那里又是王家祖宗祠堂,没可能让自己这外人去一探究竟,于是强行收敛了念头,看着战战兢兢的荷香,微笑道:“既然是常有之事,何必害怕?”

荷香嘟了嘟嘴:“你不懂,那姑娘家来说,再听一万次也会害怕。”

孟奇笑了笑,正待回房,脑海内突然灵光一闪:王思远这人向来“神棍”,话不说尽,意在言外,他让自己今晚留宿明日再谈是否蕴含了其他意思?

明知祖宗祠堂半夜会有执念惨叫传出,却将自己安排在附近的天机楼,而不是相隔较远的客院,以江东王氏万古以来的经营,祖宅之大布置之全。世间难做第二处想,住得稍远一点,有了层层禁法削弱,自己除非有意偷听。否则根本察觉不了此事。

换句话说,他让自己留宿天机楼就是为了让自己听到惨叫。

而让自己听到惨叫又是为了什么呢?

想到此节,孟奇回过头,看向荷香:“某对王家历代先祖皆是敬佩,如今有机缘来此。想要去敬上一炷香,不知现在可有机会?”

这种要求堪称无理,不提王家强者遗蜕众多,对任何一个家族来说,祖宗祠堂都是重中之重,主要对家族成员开放,外人若是真有缘由,酌情或许会带去敬敬香,但这肯定是白日,从未闻半夜三更要去别人祖宗祠堂的。而且还不是对家主说,只是对一名侍女讲。

然而,荷香却展露芳草茵茵了笑靥:“苏掌教对我王家先祖这般敬佩,王氏阖家上下皆是欣喜,小婢这就带你去祖宗祠堂敬香。”

果然……孟奇暗道一声,不再言语财务总监根本没有发出任何指令。,跟着荷香下了天机楼,经过洗笔池,穿过松柏林,抵达了那座庄重肃穆的古老建筑。

王氏祖宗祠堂大门紧闭。门口守着两位全身黑色盔甲,只有一双眼睛露在外面的侍卫,他们的气息被盔甲遮掩,但那双眸子漆黑如墨。仿佛天机都已隐遁其中,相当不凡。

“江东王氏果然底蕴深厚,不行走江湖的隐秘强者数不胜数……”孟奇暗暗点头,看着荷香拿出了令牌,打开了大门。

王家先祖至少传说,他们必定有着一个乃至更多洞天。磨砺的机会肯定不可能缺乏,行不行走江湖都不妨碍子弟的晋升。

什么是立家万古的底蕴?这就是!

走进祠堂,孟奇忽然感受到了一阵阴冷,像是踏入了修建多年的陵寝,而眼前大殿摆放着诸多长桌,桌上则摆满了黑底牌位,密密麻麻,写有名讳,仿佛一双双眼睛在看着自己,莫名让人畏惧。

<专用设备制造业增长6.6%p> 江东王氏立家最少二十万年,哪怕上古中古寿元悠长,到了如今也不知积累了多少位先祖,成就法身的与没成法身的都在这里,形成了牌位之林!

而正前方是最空旷的地带,香案之上只有一块牌位,黑色浓郁,金字庄重,上书几个大字:“王氏立族之祖”。

名讳呢?难道他的名讳都已不祥,王家都不敢提及?孟奇皱了皱眉,仔细看去,视线突然被那几个金字吸引,然后感觉它越变越大,四周一切模糊,时空出现了变幻。

刹那之间,孟奇现自己已处在一座坟山之前,山体漆黑,尽是悬崖,而每一处峭壁上都开凿出了诸多洞穴,放有一尊尊或青铜或黑木的棺柩,棺柩前方则放着刚才所见的那些牌位。

这座坟山只有一条路通向山顶,道路两侧同样是棺柩与牌位,而峰顶有一尊给人极其沉重感觉的青铜古棺,它被九条紫黑色锁链绑住,静静屹立,盖子之上则是黑色仿佛夜空的牌位,金字书着“王氏立族之祖”的篆文。

九条紫黑锁链伸入坟山,似乎蔓延到了大地核心,将自身与这方天地连为了一体。

“王家祖宗祠堂就是王氏的一处洞天,难过能葬得下历代先祖……”孟奇有所明悟,但他眉头依旧微皱,这布置像是在镇压着那尊青铜古棺?

王氏立族之祖遭受的反噬可怕到了这种程度,哪怕本人坐化,也延绵至后代,若不镇压,甚至直接族灭?

这时,荷香手中多了一盏红色灯笼,内里烛火摇曳,照亮四周,可反而让这处“祠堂”愈阴森。

“苏掌教不是要上香吗?”荷香微笑问道。

孟奇不知王思远打的是什么主意,轻轻颔,跟着荷香踏上了山路,缓慢登临。

两侧棺柩如林,给人极强的压迫感,惨叫之声间或回荡,愈恐怖。

就在这时,孟奇耳朵一动,听到旁边一具黑木棺柩内传来吱吱嘎嘎让人牙酸的响声,似乎有人在里面抓挠盖子!

孟奇当即顿步,右手虚握绝刀,心头一阵惊愕,难道坐化前惨叫还不够,死后化作了凶厉的不死怪物?

扎扎扎!

棺柩盖子一点点打开,孟奇神色凝重,挡在了吓得双腿软的荷香身前,就要拔出绝刀。

咳咳咳!突然,熟悉的咳嗽声从棺柩内传了出来。

孟奇表情顿时变得古怪,看见一道白色消瘦的人影艰难爬起,两腮有着病态的酡红,虚弱得仿佛随时能倒回棺材中,俨然便是王大公子王思远!

“王大公子怎得装神弄鬼?”孟奇嘿了一声,小姑娘荷香都快吓晕过去了。

王思远走了出来,淡笑道:“这是我为自己挑得棺柩,你觉得怎样?”

“还不错……”孟奇随口说的,嘴贱地补充了一句,“用青铜更有范。”

“范?”王思远挥手示意荷香退下坟山,然后缓步前行,不一言。

孟奇也未说话,等着神棍自己开口,两人一路沉默,并肩走到了峰顶,停在了王氏立族之祖的青铜棺柩前。

直到这时,孟奇才现棺柩前方有一卷漆黑图画,被细细的金色绳子紧紧捆住。

“鬼神真灵图。”王思远声音飘忽阴森,如同鬼物,“上古天庭坠落,封神榜重归空白,一位位真灵入内成就神位的神灵纷纷脱困,尚有亲朋故旧者纷纷依靠帮助重塑法身,咳咳,而已是孤家寡人者分外凄惨,他们神力来自封神榜来自天庭,一朝失去,只能变做孤魂野鬼,家祖怜惜,炼制了这张图卷收纳他们……”

封神榜之事?孟奇真想说自己才看到真正的封神榜。

可惜小白师叔来到真实界后,好奇心重,在自己从琅琊来到江东的途中四处溜达游历去了,否则打神鞭在此,王大神棍说不得会大吃一惊。

王思远喘了半天气才恢复:“可惜,他们重入真灵图的那晚,这张图卷神秘失踪了,二十多日前才突然重现。”

这……孟奇轻吸了口气。

王思远旧疾复与此有关?

突然,他又听到吱吱嘎嘎的声音传出,从面重要的是那个“绑”字。他极力要争“一阶段”领投票前的青铜棺柩内传出!

这是王家立族先祖的棺柩啊!

王大神棍又装神弄鬼?孟奇愕然看向王思远。

王思远似笑非笑道:“刚才是让你适应一下。”

他的眼中没有笑意,只有疯狂!(未完待续。)

...

南昌白癜风医院哪家好
TX运动
哈尔滨哪家医院治妇科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