沈阳汽车网

当前的位置是:主页 >> 养护

木纹不死剑神第87章曾经过去1

时间:2020-09-17 来源网站:沈阳汽车网

不死剑神 第87章 曾经,过去

大比在一片欢呼声中结束,获得前八的弟子都可获得奖励,等待着三个月后的星月试炼。

星系大比过后,余热仍在,此次大比是十几年最精彩的一次,从此之后星系弟子都记住萧凡这个名字,甚至月系的弟子都有所耳闻。

从此摇光将不再是人见人欺的弱脉,而是代表着星系最强的象征。

一转眼,星系大比已经过去半个月了。

轰轰轰轰……

“天罗棍阵!”

“七星破!”

忘悔崖之上,无数的碰撞声响起,真气波动肆虐,将一大片的大石都炸成了粉末。

“不错嘛xiǎo振,你每天都有进步,现在都可以接我三十一招了!”

最后层层光影消失,萧凡持剑指在了武振的喉咙处,笑道。

“唉,休息一下再打,下次你绝对不会赢得这么轻松!”

武振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,説道。

“好,下次看你dǐng—diǎn能有什么怪招破我的七星破!走喝diǎn酒,歇歇在説!”

萧凡收起长剑,揽着武振宽大的肩膀道。

两人走到一个石桌前,捧起两坛酒喝了起来,大叫痛快。

星系大比结束后,萧凡两人并没有偷懒,而是每天都在勤奋的修炼,为星月试炼做准备。两人每天都会在忘悔崖比一下午的剑,但都以萧凡获胜,但武振也没有丧失斗志,而是越战越勇,每天都进步神速,刚开始他只能在一夜之间萧凡手中走上十几招,如今竟可以斗上三十几招才落败。

“你们两个臭xiǎo子,占了我的地方不让我睡觉也就罢了,竟敢偷喝我珍藏的好酒,真是岂有此理,不要以为在星系大比拿了名次我就不敢收拾你们了!”

陈醉生气势汹汹的冲上了忘悔崖,心疼的盯着萧凡两人手中的酒坛,这可是他在忘悔崖藏了十多年的陈酿,竟然被这两个xiǎo鬼给糟蹋了,这怎么能不让他怒。

“陈长老,你不是去和郑长老约会去了吗?怎么又回来了?”

武振显然没有想到,大吃一惊道。

“就是啊,陈长老,你都振作起来了,还要这些酒做什么,干脆做弟子的帮你解决了得了!”

萧凡却没有丝毫的慌张,笑嘻嘻的道。

“你…你们…岂有此理!”

陈醉生气的直跺脚,就在这时,一道淡雅声从身后传来:“我説你怎么突然跑回来了,原来是家里出现了内贼,真是什么样的师父教什么样的徒弟啊!”

一道妙曼的身影从林间飘来,落在陈醉生的身边,不是天璇脉的首座长老郑熙凝又是谁?

“见过郑长老,还请郑长老为我们説些好话求求情!”

郑熙凝这半个月几乎每天都来摇光脉,武振也是与前者较为熟悉了,暧昧的眼神看了看郑熙凝,又瞥了瞥陈醉生道。

萧凡更是有恃无恐道:“是啊郑长老,你快把陈长老他老人家带走!”

“听到了吗,你徒弟都赶你走了,还不快去履行你的承诺,距离一个月的期限可是还有十五天呢!你不会是反悔了!”

郑熙凝白了一眼陈醉生,又好气又好笑道。

“我陈醉生説话从来都是一言九鼎,什么时候反悔过,但在我请你喝酒去之前,我先将这两个xiǎo鬼活剥了在説!”

陈醉生説着,便是扑了上去,吓得萧凡两人大呼救命,拔腿就跑啊。

“师父!郑长老也在啊!”

千钧一发之际,蒋秋婷也来到了忘悔崖,笑嘻嘻的与郑熙凝打着招呼。她身后,青舟仍是寸步不离。

“婷儿,你来的正好,快説説咱们摇光的家规,偷喝长老酒的弟子该如何处置?”

陈醉生气急败坏的道。

“师父,咱们摇光什么时候有这条门规呀!”

蒋秋婷歪了歪脖子,反问道。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

蒋秋婷的话引起了一阵哄笑,陈醉生气的差diǎn吐血,大叫道:“你这xiǎo丫头我白疼你了,就不能配合你师父一下吗?”

“行啦行啦,多大的人了,还和xiǎo孩子一般见识!还不快请我去山下喝酒?”

郑熙凝娇嗔道。

“哼,今天算你俩走运!”

陈醉生拂袖离去,郑熙凝含笑紧跟其后,表现的如同一个热恋的xiǎo女孩一样的开心。

“过去师父每天都在忘悔崖喝的大醉,郑长老每次来此师父从来都没有理过,最后郑长老碍于面子也不再来找师父了,现在看样子师父已经从新振作了,这都是xiǎo凡与xiǎo振你俩的功劳呢!”

蒋秋婷回想着以前的往事,淡淡道。

“对了蒋师姐,陈长老实力那么强,在皓月宗也应该可以排在前十,为何如此堕落?莫非曾经发生过什么,受到了打击不成?”

萧凡也看着陈醉生两人消失并且使原车漆得到更好保护。 文章导航Previous Previous post: 手游和主机游戏研发应互相学习什么?下一条 Next post: 89%的车主都不知道 挂P档后就拔钥匙走人太毁车 本站CDN由UPYUN又拍云强力驱动. 关于我们 | 加入我们 | 联系我们 | 版权声明 ? 爪游控 版权所有. 陕ICP备号-1 Top的方向,问道。

“你猜得不错,师父却是受到过打击!”

蒋秋婷diǎn了diǎn头,徐徐説道:“我也是听曾经的摇光脉的一名长老説起过。在二十年前我们紫云国与邻国血卫国开战,这关系到整个国家生死存亡的大事,由紫云派牵头结盟六大门派抗击血卫国。

我们皓月宗自然也参加的战争,再一次接到盟主发布的任务,去偷袭敌国的军营时路过一个山谷,没想到敌人早已埋伏多时,令我们皓月宗的军队正中下怀,结果显而易见,我们皓月宗死伤惨重,就连上一任的掌门凌月子在掩护众弟子的撤退中阵亡,随掌门而去的还有很多长老执事,其中包括师母芮谷兰!”

“原来如此,陈长老就是那个时候开始才一蹶不振的对!”

萧凡恍然大悟般説道。

“没错,从此师父悲痛欲绝,每天都来忘悔崖喝个烂醉,根本就不管摇光的琐事了。我们摇光也就从那时起一日不如一日,弟子也越来越少,最后甚至所有的长老和执事都走光了,最后竹园内只剩下了一位师姐一名弟子和一岁的我!”

蒋秋婷边回忆边説,想起往日的辛酸,心头一时千滋百味:“我是师父从紫云国与血卫国战斗的荒村中捡到的,后来师母出了事,师父也无心管我了,是师姐将我一手拉扯大的,当时师姐只有十岁,但依旧照顾的我无微不至。

直到我十岁,她二十岁那年,她通过的星月试炼成为了核心弟子,才被迫离开的摇光,但当时我已经有了自主能力,也从此一个人在摇光努力修炼,直到后来你二师兄、进财、菲菲和xiǎo菡陆续到来。还好现在有xiǎo凡还有xiǎo振你们的到来,才令我们看到了振兴摇光的希望,更唤醒了沉醉二十年的师父!真是谢谢你们了!”

蒋秋婷双目有些湿润,由衷的説道。

“大师姐你这是什么话,那道我们身为摇光脉的人,就不该为摇光出力吗?”

萧凡连忙説道。

“是啊,大师姐,俺们都是摇光的人,不用説什么谢不谢的,都是应该做的!”

武振也是摆手説道。

“好了好了,今天本应该是个高兴的日子,咱们説diǎn别的!婷婷,你找萧凡不是有事情要説吗?”

见气氛低沉,青舟立即改变话题道。

“对呀,我差diǎn忘了!”

蒋秋婷拍了拍光泽的额头説道:“xiǎo凡,有很多各脉的弟子都想加入我们摇光,都是冲着你的名声来的,其中女弟子占绝大多数,我来征求你的意见,我们接不接纳呢?”

(求收藏!)


佛山白癜风去哪治疗
小孩不消化吃什么食物
烟台白癜风医院哪家较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