沈阳汽车网

当前的位置是:主页 >> 资讯

宋厂长压抑着心中难言的苦楚节能

时间:2020-10-19 来源网站:沈阳汽车网

宋厂长压抑着心中难言的苦楚,步履沉沉地拎着个沉甸甸的提袋,匆匆步行在这条久违的厂区小道上。落日的余辉把他本显阴沉的面部涂抹得更加凝重。偶有急风卷起落叶,扑面掀起一片黄尘,戏谑的把他敝开的衣襟鼓得满满地。沿途他机械地应答着路人向他抛来的满脸奉承的笑,热情似火的招呼。他感觉昔日熟悉地小道全然陌生了,而他人生的转折就是从这条小道起步。小道变了样,人生世情更变了样。他难以相信和理解,怎么连耿直正派的老轩也信奉起金钱,物质,搞起送礼那一套来了?

他冲动的叩开了以往熟悉的屋门。随着他高大身躯拥进的一片昏暗里,见正在杯中寻乐的昔日老友眯着双目困惑地觑着他。眼尖的三小子已站起身脱口喊出:“宋叔……宋厂长!”他听出口齿拗拗地,没有了以往自然的亲切感。老轩一听是宋厂长实感愕然,慌忙中赶急放下杯筷,屁股针扎似的从座椅弹起。双手不适的在工装上拭擦,讪笑着招呼:“噢,宋厂长,稀客呀!”热情的敬烟斟茶。

室内,依然是简陋的摆设和一股久违的烟气潮湿味。和他家现在时新敝亮的住宅相距甚远,他注目于那以往常和老轩对酌喝酒的小方桌,回首往事,恍若隔世的亲切。心中的不满消失怡尽,双眼涩涩的流露出几份复杂的黯然。就是这张小方桌以往把他俩的心紧紧地拴在一起,酒杯一端,便别有天地,多少工作中的烦恼和个人间的愁闷均在对酌中烟消云散了。而今……

“呵呵,宋厂长站着做么得,你坐呐!”老轩客气的让座。他回过神来,表情尴尬的望着他,他的客气令他难受,老弟兄的关系生疏了,他称他厂长了。只有了厂长和工人,上级和下级的关系了,他沉重的笑笑:“噢,还是老习惯,饭前来两杯?可我没福气和老弟兄喝两杯了哟。”

“嗯,怪烦地,解个闷儿。”老轩自嘲的回答。

他又把苦笑的目光转向老轩老伴:“唉,每天穷忙的,也没顾上看望嫂子呐!”

“哟,厂长管着上千号人的大忙人,哪敢劳驾呀……”轩嫂子盯着他退回的那包来了气,语快的接了喳。老轩眉头一皱眼一钭,制止了老伴的多舌。黑瘦多皱地脸上困惑地双目望着这不速来客,特别是那只手提包,说明他送的礼被退回来了,一种不祥的感觉为儿子担心。

老轩的拘谨,轩嫂子的话中带刺,他感觉到以往的和谐温馨已被一股不可逾他们也非常灵活机智。举个例子越的鸿沟阻隔了,心里凉冰冰的不好受。他努力做出随和样子把手提包放在厨桌上,抑制着满腹沮丧开了口:“怎么?我这儿,你还需要送礼!”

老轩凄然一笑,幽幽的说:“现在不是很时兴吗?只是我这个礼太小了,厂长瞧不起哩,这不是被退回来了。”

老宋心痛了,困惑了。“你……你,你以前可不是这样啊!”

老轩望了一眼那提包,嘴唇颤抖了一下:“那我就慢慢学呗!学到你能验收为止。”心里则恨恨的道;娘送女地话说得好听。

老宋愕然的望着他那本显拘泥的脸上平添了几分阴沉,目光里含着愤愤然的恼恨鄙视,他知道他误会深了。

轩嫂子见礼物退回也在心里发急,儿子大学毕业正值厂里招管理人员,粥少僧多,大家都憋着劲送礼走关系。礼物被退回来,多是不够份量,儿子的事肯定也泡了汤,这可好;驼子跌跟头两头不落实。老头子半天吭不出个屁来。她早已忍不住汹汹地开了腔:“嘿嘿,我就不信月亮晒得谷子干,光冕堂皇的话顶屁用!老子的儿子不进这个屁厂也饿不死人,只亏了老头子在这厂里卖命几十年欺负他老实……”

“你唠叨个屁呀!儿孙自有儿孙福,你扯上我,我能管他一辈子呀!”一层纸即已戳破,老轩陡起一股无名火,犟眉蹙目地瞪着老伴吼。

老宋脸上痛苦的抽搐着,以往割脑壳换得气的朋友如此轻看他,不相信他,心中不觉也动了气:“嗨!事情还没弄清,你们这是发的哪门邪火,我就不信非要搞邪门歪道才能办成事!”随着生硬的语气从口里掏出一张表格,冲老轩瞪了一眼拍在桌面上:“你拿去好好看看吧!”

失望顶点的老轩莫明其妙的露出一丝希冀,双手抖动着散了开来。表上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儿子的名字,盖着厂人事科的大印。天方夜潭在面前展现,他揉揉双眼,确信无误。刹那间激动得心屏一个劲往上蹿,热流涌遍全身,每个毛细孔的血液在加速扩张流动。那双厚实的大手忘情的捶在老宋的肩头上:“呵呵,老伙计!真亏了你呐,你干嘛不早说呢?”

“我怎么说!你给我说话的机会了吗?”又故意冷嘲道:“你可看清签批的日期喽,别以为是你送礼后的作用呦。”

小三抓过招工表满脸感激道:“谢谢宋叔。”

他感到他俩的距离缩短了,又似回到了以往在一个车间当主任,在一个小桌上眯着老白干。灌得八分醉后信口开河发议论,只觉双眼有些发潮。老轩 过后,那双常躲闪在厚眼皮下的眼珠惊喜的目光慢慢收敛了,那熟悉的无拘无束真诚的朋友情感瞬息消逝了。而老宋惯常所见的那种卑怯眼神更替在了眼中。此时老轩彻底醒豁过来了,后悔刚才的冲动和荒唐,他现在毕竟不是原来他俩在车间搭班子的老宋了。

全家感谢上帝般的把他客客气气送出了门。而他不禁黯然神伤,心事更沉了。似感觉失去了什么?究竟失去了什么呢?失去了老轩再不会把他当朋友对待了吗?这也难怪,现在许多事情确实令老百姓心寒。办什么事都要靠关系送礼,就说厂里招工的经办部门,谁能知道经办人收了多少礼品,礼金。老轩小三子的名额要不是他强硬的态度怎么也论不到他。在企改中,许多单位经过撒,并,改。下岗工人不知多少,一个岗位十多个人求,这就要看你钻营的本事了。在这样的土壤下,形势中就不难出腐败了。即使你不贪,也阻止不了别人,现在的纪检部门顶屁用。在竟争生存中强硬态度只会自己吃亏,正直过头会被形势淘汰出局,你阻碍了别人的财源官运谁又容得了你……<合计获得投资者上申购207.96亿股/p>

夜空,隐现的浮动一个月亮,一搭白一搭黑地透出一线炯炯的光,生也要黑白适宜,左右逢源。梧桐树顶着昏暗的路灯,伴着微风悉悉索索地絮语。远处传来“嘭!嘭!”五佰公斤空气锤的轰鸣。十余年前他从部队转业就落脚在有“嘭!嘭!”轰鸣声的锻压车间。他那时身体单瘦,黑瘦脸上一对黑亮的眸子,对什么事都充满着求知渴望的兴趣。还有股吃苦耐劳的热呼钻劲,很得当时车间主任老轩的理解和信任。把他用当时形势下,时新的政治口号推荐出来,曾一度甘做他的下手和他搭过班子。

老轩“伯乐识千里马”的佳话曾风靡全厂,而不善于对生活调情的老轩,尽管有伯乐识千里马的精神,在领导班子年轻化的改革过程中,也只有让贤当了工人。而不少动歪脑子的却沾了改革的好处。真是;人事有代谢,往来成古今。他为此感叹人生戏剧性的脸谱,往昔同志间的坦诚,真挚都被假面具替代了。人与人之间成了物欲,金钱,权利的交易。此外便是相互的敷衍,吹牛,撒谎,应酬,革命的小酒喝得晕晕呼呼。舞厅里“路边的野花不要采”唱得越欢采得越凶。

晚风轻轻摇曳路边的梧桐枝条野草,发出嗖嗖的声音,他感觉很凉。抽出一支白沙烟咬在嘴角。心想;有个人聊聊多好,像以往和老轩一样地神聊。“叭”的一声,打火机蹿出一团绿绿的火苗,他点燃烟猛吸一口,像猝然吸进一口热热的气流。血管里的血也似在升腾,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和老轩陌生了,他俩的距离越来越远。竟然到了用礼物去叩他的门……这社会呀!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非得要利益得失联在一起了。

“嘭!嘭!”地声音滚过他的心尖,几片落叶在面前飘落。他感到惆怅,惶然,像被搅碎了一个梦……

虎年冬写于常德桃源陬市

共 2910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原本的一对老弟兄,因为厂长和工人,上级和下级的关系,两人的距离变得疏远。往昔同志间的坦诚,真挚都被假面具替代。人与人之间成了物欲,金钱,权利的交易。此外便是相互的敷衍,吹牛,撒谎,应酬,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非得要利益得失联在一起。小说通过退礼一事拉开叙述,情节曲折,主题深刻,揭露的社会问题耐人深思。荐读,问好作者。【:上官竹】

1楼文友: 20:20:24 原本的一对老弟兄,因为厂长和工人,上级和下级的关系,两人的距离变得疏远。往昔同志间的坦诚,真挚都被假面具替代。人与人之间成了物欲,金钱,权利的交易。此外便是相互的敷衍,吹牛,撒谎,应酬,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非得要利益得失联在一起。小说通过退礼一事拉开叙述,情节曲折,主题深刻,揭露的社会问题耐人深思。荐读,问好作者。 联系:

软肝片多少钱一盒
日照看白癜风去哪里
3岁儿童肚子胀气小妙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