沈阳汽车网

当前的位置是:主页 >> 资讯

木纹不败武神第四百零一章夜家先祖与魔尊

时间:2020-09-17 来源网站:沈阳汽车网

不败武神 第四百零一章夜家先祖与魔尊

经此一役之后,肖辰的生活似乎终于恢复了平静,白天不再有人登门拜访,晚上也不再有扯淡的人上门挑战,生活好像一下子回归了正常。

接下来的七天里,肖辰终于轻松的过完了每一天,除了每次看到那客栈的老板有点不好意思之外,每天他都能吃嘛嘛香、身体倍棒,简直是好的不能再好了。

“为什么我每次都不忍看客栈老板那双辜的眼神。”半山月好几次也都羞愧的在自我忏悔。

虽然客栈不是他们给毁的,可是每当老板看见他们几个的时候,都会用一种辜又可怜又哀怨的眼神,在每个人的身上一一扫过,他也不开口,反正就这么看着你,让人看一眼都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。

那种感觉,就好像自己就是那抛弃了糟糠之妻另结欢的男人,要多愧疚就有多愧疚,饶是燕川这等脸皮厚的人都感觉受不了了。

“我说,要不我们将魔君、雷震还有景传修那三个家伙找来,让他们来赔偿吧,不然我实在是受不了那老板充满哀怨的目光了。”燕川不辜的说道。

他们也是辜的人啊。

动手的是那三个家伙啊,为什么要让我们来受这份良心的谴责。

冷眼没好气的撇了他一眼,道:“你有本事,你将魔君他们三个抓来,让他们来赔偿吧。”

燕川一听,愣了好久之后终于痛苦的双手抓着脑袋,哀嚎道:“天啊,可是我打不过他们啊。救命啊!”

肖辰一向认为自己是一个很大度的人,尤其是对待自己的朋友。

但如果让他为一个不怎么熟,且以后还是自己敌人的家伙们来‘擦屁股’,这肖辰一直都坚决的认为,这事是不能干的。

可是奈,在一连四五天都被客栈老板用那种眼神看过之后,肖辰除了对那三个家伙恨的咬牙切齿之外,终于只能认命的上前,微笑道:“老板,您以后不用再用这种眼神看我们了,您损失了多少,我赔。”

听完这句话,客栈老板那如同苦逼的脸上立刻绽放出了菊花般的笑容,嘿嘿一笑,迅速的握着肖辰的双手热情的说道:“好人啊,我早就一眼看出你是个好人啊。”

肖辰也热泪盈眶的点头,大叹这句话真是太他么的对了。

有谁会好到连自己的对手的帐都要买单的,我不是好人谁是好人,尼玛!

可当他听到客栈老板报出了需要赔偿的数额后,肖辰一下子傻眼了。

五十块极品龙魂香!

尼玛,这是勒索,**裸的勒索。

肖辰当下脸色一紧,又一腔正义的反握着客栈老板的手,认真道:“大叔,我觉得这件事我们必须追究到底,要将事件的真正肇事者抓住,绳之以法,不能放过任何一个坏人。我如果帮他们付了的话,这就会助增他们嚣张的气焰,这样不仅是对不起我自己,也是对不起老板你啊,你的客栈不能就这么白白的没了,必须让他们吸取教训,您说多不对!”

说完之后,没等老板反对,肖辰大义凛然的转身就走,雄赳赳气昂昂,还顺便喊了一声半山月他们,大手一挥:“换客栈!”

尼玛,一间客栈居然翘老子五十块极品龙魂香,你当我是冤大头啊。

就算肖辰是不差钱,资本雄厚,秘药什么的都不缺,可这也不是一个小数目啊。

所以,肖辰秉持着公平公正公开的原则,坚持让老板找到元凶,俯首认罪。

“想让我给你们的事故买单,休想!”肖辰狠狠的对虚的魔君三人吐了口唾沫,然后就带着人离开了客栈。

当下客栈老板就在风中凌乱了。

什么找到罪魁祸首,什么对不起我?这尼玛你不是要付账么?怎么又跑了!

魔君、雷震是什么人物,客栈老板也是听说过的,让他找那三个狠人要账,这不是找死么?!

从来没见过,刚说完要付账转眼一听价格高就落跑的人!

兄弟们,你们的节操呢?!

老板欲哭泪,再一次两眼一黑,昏倒在了地上。

客栈是白瞎了!

时间过的很,七天对于武者来说,连闭关的功夫都不够,眨眼就过了。

临万皇门决定的第二次终选开始的前一天晚上,中都城,竞技宫。

深夜的竞技宫,盘卧在中都城内,就像是卧了一头巨大的猛兽,在向着万皇门咆哮。

地下秘殿,一座极其奢华雄伟的地下宫殿,居然在这里出现。

黑水晶盘龙柱,一共是四十五根,取九五至尊的寓意。

大殿之上,一座纯紫金打造的王座之上,正坐着一个凶威的男子,不怒自威,挥手间似有掌握天下的气息喷发,正是竞技宫的宫主。

在他的左手边位置,还有着一尊黄金打造的王座,上面坐着的男子,一头白发,两眼如猛兽,浑身散发着霸气,睥睨天下,正是魔君。

“明天就是第二次终选了,魔君,你有几分把握?”竞技宫宫主目不斜视,淡淡的开口道。

魔君微微皱眉,似乎对这个问法有些不满,但还是回答道:“我是第一!”

简简单单的四个字,就透露出了魔君的自信和霸道。

第一,已经视他人如物,也是坚定的回答了竞技宫宫主。

“哈哈哈……好,很好,难得你在秘境中受挫一次后还能有如此的心态,不枉我当初将你从魔山中救出来,你果然没让我失望。”竞技宫宫主仰天大笑,对魔多去感觉百度google的规则。君很满意的点了点头。

魔君却冷哼一声,道:“秘境之行算不得什么,如果不是夜星辰捣乱,第一一样是我的。”

他的回答还是这么干脆,霸道的令人没话说。

竞技宫宫主欣赏的就是他这种态度,当然也没有将魔君的不敬语气放在心上,随后像是自言自语,道:“我也没想到,那个夜家的心思居然隐藏的这么深,他们竟然是那个姓季的狠人后代,难怪敢在万皇门的眼皮子底下行动,真是厉害啊。”

魔君回头问道:“姓季的狠人?又如何?!”

竞技宫宫主淡淡的看了他一眼,然后道:“当年魔尊成就武神,叱咤天下,连万皇门都得俯首称臣,那是何其的风光,但是每个时代的竞争都存在的,而那个时代与魔尊竞争成就武神的人当中,对魔尊大威胁的人就是那个姓季的,他的天资他的武道,一不都在威胁在魔尊的地位,俩人也是在同代中竞争强烈的人。”

魔君认真的听着,他也是第一次了解过去的秘史。

“刚开始,大陆上所有人都认为,有可能成就武神的会是姓季的,可是没想又在当地的竹中齿科医院接受过治疗。有媒体猜测这可能是安倍大病的前兆。到,魔尊后逆转,比姓季的还要霸道嚣张,后时刻闯入万皇门逼万皇门武皇尽出一战,来达到自己突破的契机。万皇门派出了一百位武皇与其一战,那一战惊天动地,也是在这一战中,魔尊终于突破了后一步,证魔神大道,渡武神之劫。也是在这一次渡劫中,姓季的出现了,意图打乱魔尊的武神劫……”

“啊,那姓季的居然如此卑鄙!”魔君听后,立刻杀气喷涌,熊熊的大殿中,到处都充满了他的杀意。

竞技宫宫主一笑,道:“姓季的是吞噬武道,他的武道本就是不择手段,这样做其实也不算是卑鄙了,因为他的武道本身就是如此。”

“难道夜星辰也是如此,还真不愧是一家人,哼。”魔君冷哼一声,可见他这次对夜星辰是多么的痛恨。

竞技宫宫主不再扯其他的,继续道:“姓季的杀来,阻挠魔尊,可魔尊战力彪横,竟然一边渡劫,一边与姓季的厮杀。这一战就是三天三夜,天劫也渡了三天三夜,据传那一战是在一座山脉中,后的整个山脉都消失了。那一战堪称旷世大战,后姓季的死了,因为是在魔尊的天劫下战斗的,有人没看到魔尊,就以为姓季的是死在天劫之下。”

“哼,活该,窃取他人武道,还要大乱魔尊成神,这完就是咎由自取。”魔君倒是也不避嫌,将姓季的扁的一是处。

竞技宫宫主听了也只是苦笑了一下,道:“那姓季的虽然行为令人很不耻,可不可否认他的强大,他的吞噬武道如今被转化成星辰武道,你可不要认为姓季的没成为武神,他的武道也就没什么了不起,相反的,就是当年的魔尊对吞噬武道都很忌惮!”

“魔尊会忌惮姓季的吞噬武道?!”魔君感觉有些不可思议。

竞技宫宫主道:“姓季的只是太急功近利了,他想打断魔尊成神,提前出手,如果他不是争强好胜,想要压魔尊一筹,而是闭关隐忍修炼的话,恐怕大陆上就不会是只有四个武神了,应该是五个武神才对。”

“你是说吞噬武道当年只差一步,就成为了至尊大道?!”魔君骇然。

“没错,吞噬武道也就是如今的星辰武道,他可吞噬他人的武道进化,可以称为是世间霸道的武道之一。”竞技宫宫主点头。

由此可见,星辰武道的可怕非同一般。


四平哪有白癜风专科医院
上海开锁
白银白癜风治疗较好的医院